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榜 >> 正文

《词学十讲》

发稿时间:2018-06-01 17:13: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书名:《词学十讲》

作者:龙榆生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5

书号:978-7-5139-1926-5

定价:39.80

 

【内容简介】

《词学十讲》是一本词学入门著作,是龙榆生先生20世纪60年代初在上海戏剧学院戏剧创作班授课时的讲义结集。全书讲述了词的产生和发展历史,援引历代名篇,对词的结构、选调选韵、句度长短、韵位安排、对偶、四声阴阳、比兴等进行了深入浅出地讲解,是词学爱好者欣赏、创作词的指导读物,也是词学研究者优秀的阅读范本。

 

【作者简介】

龙榆生,名沐勋,字榆生,号忍寒,江西万载人。中国词学奠基人之一,与唐圭璋、夏承焘、詹安泰并称为“民国四大词人”。曾任暨南大学、中山大学、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先生毕生治词,授业解惑,并长期致力于词学的普及教育,代表作有《词曲概论》《词学十讲》《唐宋诗学概论》《风雨龙吟室丛稿》《唐宋名家词选》等。

 

 

【精彩书摘】

论欣赏和创作

欣赏和创作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我们对任何艺术,想要得到较深的体会和理解,从而学习作者的表现手法,进一步做到推陈出新,首先必得钻了进去,逐一了解它的所有窍门,才能发现问题,取得经验,彻底明白它的利病所在。熟则生巧,自然从追琢中来。前人所谓先贵能入,后贵能出,一切继承和创作的关系都是如此。词为倚声之学,要掌握它的特殊规律,创作适宜于配合曲调的歌词,更非得深入钻研,并予以实践,是很难谈到真正的欣赏,也就不能对创作上有多大的帮助。“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这是晋代杰出诗人陶潜告诉我们的经验之谈。我们要想欣赏“奇文”,就得首先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才能彻底理解它的“奇”在哪里,从而取得赏心悦目“欣然忘食”的精神享受。

孟轲曾以“以意逆志”说诗,他所说的“志”也就是现在一般所说的思想感情。正确的思想和真挚的感情是要靠巧妙的语言艺术表现出来的,把读者的思想感情去推测作者的思想感情,从而得到感染,取得精神上的享受,是要通过语言艺术的媒介才能做到的。我们在前面已经谈过,词是最富于音乐性的文学形式,而这种特殊形式之美,得就“色”“香”“味”三方面去领会,正如刘熙载所说:

词之为物,色、香、味宜无所不具。以色论之,有借色、有真色。借色每为俗情所艳,不知必先将借色洗尽而后真色见也。——《艺概》卷四《词曲概》

王国维也有所谓“生香真色”的说法(见《人间词话》卷下),刘氏又称:

司空表圣(图)云:“梅止于酸,盐止于咸,而美在酸咸之外。”严沧浪云:“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水中之月,镜中之像。”此皆论诗也,词亦以得此境为超诣。——《艺概》卷四《词曲概》

像这类“水中之月,镜中之像”和“美在酸咸之外”的词境,以及所谓“色”“香”“味”等等,是不可捉摸的东西,我们要理解它,又非经过视觉、嗅觉、触觉等等的亲身体验,是很难把它说得明白的。

由于词的语言艺术最主要的一点是和音乐结着不解之缘,所以要想去欣赏它,首先得在“声”和“色”两方面去体味。“声”表现在“高下抑扬、参差相错”的基本法则上面,“色”表现在用字的准确上面。我们要初步理解和掌握这两方面的手法,就得先从读词做起。

近人蒋兆兰说:

作词当以读词为权舆(始也)。声音之道,本乎天籁,协乎人心。词本名乐府,可被管弦。今虽音律失传,而善读者辄能锵洋和均,抑扬高下,极声调之美。其浏亮谐顺之调固然,即拗涩难读者亦无不然。及至声调熟极,操管自为,即声响随文字流出,自然合拍。——《词说》

学填词必先善于读词。一调有一调的不同节奏,而这抑扬高下、错综变化的不同节奏,又必须和作者所抒写的思想感情的起伏变化恰相适应,才能取得内容和形式的密切结合,达到语言艺术的高峰。这一切,我在前面都已大致分析过了。关于四声平仄和韵位的安排,怎样通过发音部位而取得和谐悦耳,也非反复吟咏,细审于喉吻间,是很难做到声入心通,感受到作品的强烈感染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