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榜 >> 正文

种子钟扬

发稿时间:2018-09-30 13:23: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书名:《种子钟扬》

  作者:陈芳 陈聪 

  ISBN978-7-5596-2677-6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88.00 

    

  【内容简介】 

  长篇报告文学《种子钟扬》中,作者讲述了新时代知识分子钟扬的奋斗人生。钟扬作为一名生物学家,胸怀报国理想,长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他援藏16年,在西藏行走50万公里,采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为人类储存下绵延后世的“基因”宝藏。同时,钟扬作为一名教师,立德树人,爱生如子,培养了一批科研人才。 

  该书带领读者走进生物学家钟扬的世界,体验时代楷模的人生之路,切身感受“精神珠峰”的力量。 

    

  【作者简介】 

  陈芳,新华社高级记者,“十佳编辑”,全国“三八红旗手”。长期从事宏观经济和科技报道,坚持在重大、热点、焦点问题报道上有诸多突破,多篇作品获得中国新闻奖、人民文学最佳报告文学奖等。著有《“芯”想事成——中国芯片产业的博弈与突围》《中国房价缘何高烧难退》等。 

    

  陈聪,新华社战地记者,曾在埃及、叙利亚等国常驻近三年,所写稿件获评中国新闻奖和多个省部级奖项,作品多次被优秀报道作品集收录。先后被评为新华社“新锐青年”、全国首届“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优秀选手”,并入选由中宣部、中国记协组织的“好记者讲好故事”巡讲报告团赴全国多地巡讲。其作品《心有大我至诚报国——黄大年》被评为“2017年度中国好书”。 

    

  【推荐】 

  本书真实展现了一位用生命践行忠诚、干净、担当的优秀共产党员。钟扬是科学家,是人民教师,是援藏干部,是科普大家,是研究生教育领导者……他的身上集合了多重身份,而无论何时何地,他的第一身份始终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2018627日,中共中央追授钟扬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在钟扬的身上,拥有很多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社会所迫切需要的优秀品质。入党以后,我要更加努力地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祖国的科学事业发展贡献力量!我会永远坚定自己的信念,为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20多年前,他在志愿书中这样写道,此后一直忠诚而坚定地践行着守着一个党员的本色。 

    

  【精彩书摘】 

  第一章:“科学怪人”辞官记 

  33岁这年,已是副厅级干部的钟扬“罢官”了。 

  钟扬的人生,原本可以不这么“折腾”。15岁时,他就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二十几岁,成为当时国内植物学领域的青年领军人物,事迹被央视《新闻联播》专题播报;33岁,他从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研究所辞职到复旦大学当一名普通教师时,已是副厅级干部。 

  钟扬的成就,更是常人难及。当时,钟扬已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一种新的交互分类数据模型和检测系统树差异的新测度,并据此建立了一个基于生物学分类本体论思想的交互分类信息系统。  

  有人说,钟扬是个“怪人”,因为他做出了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坐在办公室里,指导着手下一批人干活了。然而,他偏偏愿意从头再来。 

  这个选择,最终决定了他的命运,成就了他短暂而又璀璨的一生。 

  2000年初,湖北武汉,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 

  “有为,恭喜啊!”刚过下班的点,人们从各自办公室里鱼贯而出,时任副所长的钟扬走进王有为的办公室。武汉植物研究所四年一度的换届工作刚刚结束,所里决定把王有为从植物研究所下属的君安医药研究所调回来,让他担任所长助理兼资源研究室主任。钟扬闻知喜讯,第一时间前来道贺。 

  “你少拿我开涮,你还不知道我嘛,在下面闲云野鹤惯了,回所里反而有些不适应。话说你这次连任了,有什么打算?”这次换届工作会同时决定,钟扬也在副所长的位置上连任一届。 

  “有为,我不拿你当外人,我这边确实有一个事儿。” 

  “我知道,你可能要到别处去了。” 

  “那倒不是,但是我觉得可能是个机会。先不说这个了,咱们去我家里喝一杯,给你庆祝一下!” 

  王有为没有再追问。他知道,钟扬在副所长的位置上干得并不轻松。钟扬曾经跟王有为说,很多事情身不由己,而且当上副所长以后,风头正劲,反而会惹人忌惮。  

  其实当时王有为已经猜到,钟扬所说的“机会”,可能是复旦大学。因为他知道,钟扬的一位忘年交陈家宽刚被调到了复旦。 

  据王有为了解,陈家宽是应复旦大学的邀请,准备“拯救”已经濒临解散的复旦大学生态学科。为了这件事,陈家宽正在四处寻觅“救火队员”。在陈家宽眼里,钟扬人品好、学术能力强,同时心胸开阔、有格局,完全有可能成为卓越的学术带头人。他希望钟扬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发挥作用。 

  “钟扬,大致的情况也跟你说了,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上海的发展现在急需生态学科的科技支撑,复旦大学作为重点大学,理应承担起这份责任。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的团队?” 

  在开口的时候,陈家宽的心里其实是打鼓的。一来,钟扬在武汉植物研究所可谓一路顺风顺水,从一个负责技术的工作人员成长为副所长。二来,钟扬到复旦大学以后,为了生态学的需要,可能要再次面临学科的转换,从植物学转为生态学,这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从头再来”。三来,当时我国的高等教育还处在低谷期,教师待遇普遍低,科研经费少,所以人才流失严重。如果是一般人,陈家宽的邀请很可能会尴尬收场。 

  可钟扬却一口答应下来:“等我这边办完手续,我就去找你。” 

  钟扬的干脆利落让陈家宽一下子愣住了,也让他觉得有点于心不忍:“钟扬,要不你再考虑考虑?你在武汉是副厅级干部,父母又在武汉工作,你下决心跟我了吗?” 

  钟扬又是干脆利落的一句话:“我绝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