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榜 >> 正文

一意孤行

发稿时间:2018-10-17 08:45: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书名:《一意孤行》

  副标题:徐则臣散文自选集 

  作者:徐则臣 

  ISBN978-7-5596-2442-0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89 

  定价:39.00 

    

  【内容简介】 

  本书是70后实力派作家徐则臣的散文自选集,书中收录篇章共分五辑,说着乡村少年遥望世界的梦,并记录一串串踏进世界的深刻足印。作者回望往昔与来处、行过远方而剖析当下,并以锋利的思考之剑指向未来,这部作品是徐则臣以写作为镜头所捕捉到的万千景象,他以记忆为底,以真情实感和思索为笔,写出身为作家憋不住的心底话。 

  全书文字质地既醇且厚,文笔亮堂而澄澈,情感真挚而不泛滥,以诚恳打造出人们稍不留意就错过的世界。 

    

  【作者简介】 

  徐则臣1978年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供职于人民文学杂志社。著有《耶路撒冷》《王城如海》《跑步穿过中关村》《青云谷童话》等。曾获老舍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 

  其中,《如果大雪封门》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耶路撒冷》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第六届香港“红楼梦奖”决审团奖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德、英、日、韩、意、蒙、荷、俄、阿、西等十余种语言。 

    

  【编辑推荐】 

  一、在徐则臣的散文中看见自己都曾遗忘了的自己,看见遗忘了的家乡,遗忘了的时光,看见了之后将其好好收下,继续生活在这个我们怀抱执念决心拼搏地方,心裡默念:“守住了,你的内心就可以永远是方的。” 

  二、“看见别人没看见、看不见的,写出别人没写出、写不出的。”这是作者对北大中文系学弟妹的期许和祝愿,而这部散文集,正是他对这一说法的切身实践。 

  三、乡村少年遥望世界的梦中,总有一列来自北京亦开往北京的火车,划破自故乡吹来的风,迳自连接起往昔与前路,凿建出故乡与远方通道,勾勒一幅自我与世界的互涉。 

    

  【精彩书摘】 

  祖父的早晨 

  一大早,他坐在秋风里。门前有两棵白杨,左边一棵,右边一棵。他倚着左边那棵的树干,坐在一个拴着藤条的小马扎上。杨树叶跟着秋风在地上转圈子,转来转去都堆到他面前,把他的两只脚埋了进去。吱呀一声门响,他心头一亮,转过脸看从门后伸出来的那个头。孙子扶着门连打了三个哈欠,问他:“爷爷,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他说:“没干什么。年纪大了睡不着,过来坐坐。”他和儿子一家分开住,两个院子,有什么事要转过一个街角才能来到儿子的门前。孙子把门打开,让他进屋坐,外头风凉,要吹出毛病的。他说没有什么,在风里都活了七八十年了,就想坐坐,贴着门坐坐。孙子在门前站了一会儿说:“爷爷,那我回去收拾了。” 

  他安静地坐在门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鸡叫头遍的时候他就醒了,怎么也睡不着。他就睁着眼听黑暗里的风声,风像一面面旗子从窗户外快速地飘过。之前他做了一夜的梦,一辈子也没做过这么多的梦。他梦见孙子一下一下地长大,一个梦里长大一次,连孙子刚生下来的模样都梦到了。这梦真是好,他清醒的时候曾花了整整半天时间都没能想起光溜溜的小生命是如何哭出第一声的。梦太多了,断断续续地像竹子似的一节一节地从睡眠里长出来。竹梢让他难过,他梦见孙子被火车带跑了。火车跑得太快,他来不及喊一声,铁轨又太长,遥遥的看不见尽头,他梦见孙子被火车载向了没有尽头的远方。然后就醒了,翻来覆去地想那辆无限奔跑下去的火车。 

  从鸡叫第二遍起,他在门前一直坐到现在,老想着自己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摊开树叶仔细找找,什么都没找到。来来回回找了好几次,后来不再找了。什么东西都一样,找了三次都找不到,就不要再找了。就这样坐坐吧,也蛮好。儿子和媳妇从屋子里出来,让爹到里面坐,外头凉,担心冻坏了爹。他把手插在袖笼里,哑着嗓子说:“我就坐坐。你们忙,多给带几件衣服,还有吃的。” 

  秋天的早晨总是阴惨惨的,所有的早晨都像要下雨。树叶还在堆积,一片两片地往他脚上爬。他坐在小马扎上慢慢地安下心来,坐得很稳,风吹不动他。就是脸和手有些干,摸上去沙沙响,像白杨树上剥落的皮。孙子端着热腾腾的饭碗走到他跟前,说:“爷爷,吃饭了。”他看看孙子,心里也热腾腾地煮起了面。“不饿,”他说,“我就坐坐,快点儿吃,别误了火车。”孙子没办法,只好自己吃,吃饭的时候他伸头看祖父,他还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像个小学生,袖着的双手平放在并拢的膝盖上。 

  孙子收拾好了,提着行李从屋子里走出来,身后跟着爹妈。“爷爷,我走了,你在意身体呀,天凉了。”孙子说。他扶着白杨树站起来,怎么站都站不直,只好弓着腰双手背在身后,右手拎着马扎。他说:“走吧。走吧。”跟在他们后面一起往前走。巷子窄窄的,雨天留下的车辙把路面切成了条条块块,沟沟坎坎里积满了碎草和干结的牛粪渣。一路都有树 

  叶贴着地走,一直走到巷子尽头。儿子和媳妇喋喋不休地叮嘱他们的儿子,两个人争着说。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们说得实在太多了。他跟在他们后面慢慢走,小马扎一下一下拍打身体。他低头看地上孙子留下的脚印,把自己的也放上去,发现小多了,这个发现让他安妥了很多。他听到孙子在说话,孙子说:“别送了,回吧。” 

  他没说话,四处看看,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把马扎放好,撑着膝盖坐下。孙子又说:“爷,回吧。”他说:“你走你的,我就坐坐。坐坐。”他的目光跟着落叶继续往前走,走上眼前的大道,这条路宽敞漫长,通往村外遥远的看不见的地方。他眯起眼努力往前看,心想,这路是要通向火车的,当然越远越好。他又听到自己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坐坐,我就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