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头部图片 >> 正文

澳洲文学佳作《尘埃之书》出版 追溯家族隐痛,重抚战争创伤

发稿时间:2018-10-25 14:03: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书名:《尘埃之书》 

  作者:[]布劳姆·普里瑟尔 

  译者:张媛媛 

  书号:978-7-5411-4923-8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定价:39.80元 

    

  【内容简介】 

  《尘埃之书》中,“我”的外祖父母都是犹太人,二战集中营里的幸存者。那时外祖父杰库布还是一名年轻的法学博士,战争开始后不久就被抓进特莱西恩施塔特隔离区。因为前同事帮忙,他被派去整理图书资料,成了“特权”人士,不仅配给充足,还能帮助亲人。外祖母达萨和妹妹因为是犹太混血也进了隔离区,靠她们母亲偶尔从外面寄来的食物,以及杰库布母亲的帮助艰难度日。 

  但这种“安宁”也没能维持多久——他们又被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那个满是毒气和焚尸炉的地方。饥饿、虐打、死亡,各种肮脏不堪在集中营不断上演,好像大屠杀前的“狂欢舞会”。因为太过饥饿,杰库布吃掉了母亲的补给,也吃掉了母亲活下去的希望…… 

  战争结束后,幸存下来的外祖父母移民澳洲。这些往事随之被尘封。直至他们离世后,一篇关于“灭绝的种族博物馆”的报道中提及了杰库布,这段往事才被重新开启…… 

  战争之所以残忍,就在于没人能真正幸免。哪怕是“幸存者”,他们的“幸运”里也包含了太多不幸——委曲求全、忍辱负重,甚至难以启齿。以及深埋心底的忏悔和缄默不语的自责。 

    

  【作者简介】 

  布劳姆·普里瑟尔,律师、作家。出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他的作品被收录在《澳大利亚最佳短篇小说》《澳大利亚获奖小说集》和《梦游者》中。2011年获得了澳大利亚时代短篇小说奖。 

    

  【译者简介】 

  张媛媛,华中师范大学语言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外语言对比、语言教育。曾翻译儿童文学《彼得兔》。 

    

  【媒体推荐】 

  这是发自内心的创作尝试,普里瑟尔将真实的历史与想象相结合,试图弥合历史,记忆和沉默之间不断扩大的裂痕。 

     ——《澳大利亚人报》

    《尘埃之书》中所传达出来的丰富情感及道德力量,可以和犹太作家弗兰兹·卡夫卡的作品相媲美。 

  ——《星期六报》 

  这部作品的广度和深度,很难简单用文字概括出来。它讲述了造就历史的过程。关乎传说、历史以及人生。绝对是一次深刻的阅读体验。 

  ——《悉尼晨锋报》 

    

  【精彩书摘】 

出村记

        在特兰西瓦尼亚地区,离乌日霍罗德不远,曾经有一个村庄。这个村庄最先属于波兰,接着被匈牙利短暂接管,后归属于外喀尔巴阡——鲁塞尼亚,再后来加入捷克斯洛伐克,接着被匈牙利占领,又被纳入过苏联版图,最后划归到乌克兰,而如今在任何地图上都已经再也无法找到它。这个村庄,以一隅之地,辗转于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如一件岌岌可危的历史文物,每次转手都丢失一部分,直到不复存在。它的名字已无人知晓,因为没有人哀悼纪念。它所处的地域,如今或许成了一片连动物都不敢逡巡游荡的田野或森林;又或许,全能的上帝悄然抹去了它的痕迹,让这个世界少一些哀伤。

       最初,上帝为这个村庄划分了一个天然的范围:一条宽广的河流,常年水流平缓。只有到了以禄月和提市黎月(犹太历的6月和7月),它才变得水势凶猛。当地人认为,这两个月河流勃然大怒源自他们平时的过度索取。数世纪过去了,这条河流让当地人自然形成一个村庄,他们从不跨河远眺,也不好奇河对岸的树林后面有什么,知足于上帝赐予的这片土地,直到某位狂妄自大的国王,为了开拓王国的疆土,命令石匠造桥渡河,从此破坏了自然秩序。能工巧匠们从树林中走出来,牵着马,带着推车和工具,开始修桥。

       村民们惊奇地看着,感谢亚伯拉罕神、以撒神和雅各神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创造力。桥建好了,村民们派三个人去河对岸查看。他们走过鹅卵石桥面,穿过曾经标志着世界尽头的那排树林,结果发现了另一座村庄。

       后来,这两座村庄,一个大部分村民是犹太人,而另一个大部分村民恐惧犹太人,却不得不共享一个集市,关乎双方生存的重要的集贸市场。集市的位置总是在桥的两端轮流设置,这取决于强权——如皇室家族,士绅或市政委员会——位于哪一端。征税者乘着马车进入市集,掠走按理说不属于他们的东西,等同于大家上交了每月最低的什一税(宗教奉献)。这是村民们有时犹豫不决地欢迎桥那端的商贩,同时这些商贩有时也不甘不愿地接受村民的原因。只有在上午,双方会把分歧暂时搁置一边。

       莫特尔·D说:“那是因为上帝也为我们的村庄叹息。”后来,他吸入毒气窒息而亡,他的背部都是凹凸不平的指甲印,那是别人绝望地想从他身上爬出去时挠的。不过当时,他是一名老师。他指着低垂的茅草屋顶,那里是老年人祈祷的地方。那些听他讲故事的孩子,想到上帝会从他繁忙的日程中,抽出时间来关心他们这个微不足道的家园,不由得咯咯笑了。莫特尔心想,上帝怎么能不被感动呢,这些衣衫褴褛的人们,一边挣扎着喂饱家人,一边要奉献那么多的时间来赞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