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推荐 >> 正文

委托人DOCTOR

发稿时间:2018-09-03 09:13: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书名:《委托人DOCTOR 

  作者:福禄丸子 

  书号:978-7-5411-5105-7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9 

  定价:49.80 

  【推荐语】 

  外科医生VS涉医律师,火力全开的职场交错,跌宕刻骨的情感离合。 

    

  【内容简介】 

  他的执念如白袍无尘,超越生与死的界线。 

  她的骄傲如律袍无敌,直面黑与白的交锋。 

  少女时期的莫澜桀骜不驯,唯独跟学霸程东相处融洽。大学毕业后莫澜成了一名涉医律师,又与做了医生的程东意外重逢,两人共坠爱河,但却因各自的职业立场,互不相让。导致矛盾不断升级,最终莫澜伤心远走。 

  数年后莫澜回国,两人再次相遇,才发现彼此都难以割舍。于一桩桩医疗纠纷中摒除成见,不断磨合,甚至经历生与死的考验,最终互托一生,用理解与支持守住了爱情。 

    

  【作者简介】 

  福禄丸子80后天秤女,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现为律师。一直笃信世间唯有真爱、书香与美酒不可辜负,因此在金融大热的当下,仍沉迷阅读,执着于以笔诠释爱恨悲欢,文风成熟婉约。已出版作品《愿时光清浅,许你欢颜》《余生太长,你太难忘》《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等。 

    

  【精彩书摘】 

  他们要的不是公道,是钱 

  车子里开了冷气,温度适宜,莫澜坐在副驾驶座,程东问她:“你去哪里?” 

  “噢,我回家,前面路口要右转的。” 

  程东开着车,她从包里拿出王老那本书来。 

  路上有点堵,车在红灯路口走走停停就是过不去。莫澜边翻书边念出声:“啊,原来王老不止现在的三个子女啊,有一个夭折了,有一个前几年去世……他们夫妇还到上海和北京生活过,你听这段:彼时上海租界已成孤岛……” 

  程东没有回应,雨势渐渐小了,他仍盯着车头前方,随着车流一点点往前挪。但莫澜很快就感觉到他逼视的目光,抬起头来,问:“嗯?怎么了?” 

  “坐车的时候看书,你不怕眼瞎?” 

  莫澜愣了一下,咯咯笑出声:“我早过了会得近视眼的年纪了,再说你开得这么慢,不要紧的。” 

  堵车的时候,两个人肩并肩坐在密闭的车厢内没一点话题,实在很尴尬哎! 

  她继续看她的书,开始还热热闹闹的,不知看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就沉默下去,只听哗哗的翻书声,听不到她说话了。 

  程东看她一眼,蹙着眉头道:“王老住院期间就喜欢跟我下棋,他很随和。他的手术很成功,术后本来恢复得不错,如果不是锁骨又意外骨折,他精神会比现在更好一些。这场纠纷是我们有错在先,王老却能够谅解;闹到现在这个局面,不是他本人的意思。” 

  “嗯,我知道。找上门来委托我做代理人的就是他的小女儿。” 

  程东眉头蹙得更深了:“你知道?” 

  莫澜笑笑:“做人家代理律师的首要任务,就是弄清楚客户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的儿女能把老人家丢在医院两个月不闻不问,要的就不是公道,他们要的是钱,或者一间免费的养老院。” 

  程东不说话了,他唇线绷直往往就意味着正酝酿怒气。 

  莫澜倒已经见怪不怪,她等着他发作,把她和她的工作贬得一文不值。 

  然而他并没有,过了半晌再开口,出奇地冷静:“只要你能说服他们和解,我会请林主任跟你们谈。” 

  莫澜的住处到了,她朝他笑:“好啊,下周,可以吗?” 

  “嗯。” 

  程东的车开出去好远,莫澜忽然想起刚刚她只说回家,却忘了告诉他详细住址,可他还是准确无误地把她送回来了…… 

  唐小优把一杯牛奶放在莫澜桌上,发现她还在挑灯夜读,于是问道:“你在看什么?” 

  “老爷子的回忆录。”莫澜捏了捏眉心,“这回案子的突破口大概就在这本书里了。” 

  “怎么说?” 

  莫澜翻开一页,把做过记号的文字给她看:“喏,这里,王老写他十几年前摔过一跤,磕断了一颗门牙和锁骨,是老伴儿照顾他住院和起居的。” 

  “那他的锁骨……本来就骨折过?” 

  “嗯,否则不会那么脆弱,翻个身就断。” 

  小优不解:“那为什么在他的病历里没有?” 

  莫澜道:“因为那几年他们老两口还生活在北京,王老太太去世后他才搬到儿女们工作的南城来住。异地就医的病历信息是不联网、不相通的,何况已经过去十几年,时间太久了。要真上了法庭,提交证据、质证、开庭,一审完还有二审,那么长的时间,一定会被发现的。趁现在手里还有谈价的筹码,争取和解吧!” 

  “王老那几个子女会同意吗?我看他们都不是省油的灯。” 

  莫澜眼里闪过一抹狡黠:“那就让他们内讧。” 

  果然莫澜略施小计,王老的子女们就炸了锅,究竟打不打这场官司也出现了意见分歧。她劝他们和解,心不齐的三方终于松口同意了,临到谈和解的当天,当着老人的面又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莫澜就漠然地坐在一旁看他们吵,直到老人都气得发抖,她才掷出一支笔,对他们道:“吵够了没有?你们隐瞒了王老的病史,医院方面现在还愿意跟我们谈完全是为了息事宁人,拿不拿得到赔偿另说,搞不好你们还得倒付钱呢!别忘了王老两个月的住院费用都没结清,你们谁想付?” 

  三人果然都愣了,不约而同地问:“什么病史,我们隐瞒什么病史了?” 

  莫澜冷笑,“王老这回骨折不是偶然的,十五年前就摔断过锁骨。只不过那时候老太太还在,有人照顾他,你们就不闻不问。老太太就是那之后才病倒去世的吧?” 

  王老悲从中来:“贞仪那时候不让我告诉他们,过了这么久,我以为没事了……” 

  “不关您的事,您这个年纪骨折后本来就很难完全复原了。”莫澜安慰他道,“说白了,这回骨折也有意外的成分。” 

  “你说意外就是意外啊,你能保证拿到赔偿吗?就算我爸以前摔过,但这回入院是因为纵隔肿瘤,锁骨又骨折一回就是医院的责任!我们花钱不是让你找对我们不利的证据的,要是你没本事打赢我们就请其他律师!” 

  “好啊,你们尽管换人好了,我反正前期该收的费用已经收了,你看看接手的律师有没有本事帮你们把赔偿要回来!”莫澜把长发甩到身后,“我告诉你们,除了我,你换其他人来连坐下面对面好好谈的机会都没有!” 

  几个人没声儿了,王老在一旁说:“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没说换律师,你们谁都别自作主张。” 

  “爸,我们也是为你好……” 

  “你们要真为他好,就多回家看看他。他是为了多见见你们,只有顺着你们的意思才能跟你们有多一点相处的时间!子女当成这样也是没谁了,就算闹到法院,法官也不会同情你们的。” 

  王家人都是一怔,心里大概各有滋味,已年过花甲的大女儿先低声啜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