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富春通信联合运营.jp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刘震云新书《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出版

发稿时间:2017-11-16 15:08: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刘震云于2012年出版长篇小说《我不是潘金莲》后,一直活跃在读者和观众的视线中。2016年,他的两部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和《我不是潘金莲》均被改编为电影,分别由刘雨霖和冯小刚执导,因此2011年被称为“刘震云年”。但每次谈及新作,刘震云总是三缄其口。直到2017年,睽违五年的新作终于出版,书名为《吃瓜时代的儿女们》。111日,与书名“吃瓜时代”相应和,长江文艺出版社特地将新书首发式安排在北京大兴区御瓜园举办,邀请读者吃瓜、读书、听刘震云的演讲。 

    

  更幽默的是故事背后没有写出的事 

  从早期作品《一地鸡毛》起,刘震云就着力写一个人与身边那几个人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一个人牵扯出另一个人,故事由此蔓延开来。如《一句顶一万句》中从杨百顺牵扯出剃头的老裴、喊丧的罗长礼、教书的老汪等一众草民;《我不是潘金莲》中由李雪莲牵扯出王公道、董宪法、荀正义、史为民、蔡富邦等一众官员。而《吃瓜时代的儿女们》书写的却是四个素不相识的人,农村姑娘牛小丽,省长李安邦,县公路局长杨开拓,市环保局副局长马忠诚,四人不一个县,不一个市,也不一个省,更不是一个阶层;但他们之间,却发生了极为可笑和生死攸关的联系。刘震云说:“故事像大海一样,看起来波澜不惊,但下面的涡流和潜流是我以前小说里面所不那么重点呈现的,呈现的效果是藏在幽默背后的另一重幽默,这就比以前的小说更幽默。” 

    

  老辣之笔剖析吃瓜本质——故事的主角并不在场 

  “吃瓜”是网络用语,人们往往用“吃瓜群众”来形容围观看热闹的人。刘震云对这个网络用语的理解是:“大概是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吧。大家爱看热闹,是因为生活中不缺戏看。戏剧已经没落了,但惊心动魄的大戏,一幕幕搬到了生活中。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吃瓜’的最好的时代。”作者本人也是“吃瓜群众”,因为小说中所述的细节在生活中俯拾即是,小说家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细节用奇妙的结构组织起来,呈现给读者。 

  小说的主角是吃瓜群众,但吃瓜群众并没有出场。他们既参与了故事的发展,也将参与阅读,也就是这本书的读者。 

  在之前的作品中,刘震云就像《我不是潘金莲》中听李雪莲说话的第二牛,他听到小人物们被世人忽略的心声,再把他们想对全世界说的话、纠正的理借小说传递出来。而在新作中,刘震云用老辣之笔剖析了“吃瓜时代”的本质:吃瓜群众并不在场,却又无处不在;你无事时他们沉默;你出事时,他们可以在瞬间掀起狂欢的波澜,也许还会决定你的命运。 

    

  刘震云:我的写作刚刚开始 

  “我的写作刚刚开始。这话不是虚伪,仅仅是对于写作,我刚刚咂摸出一些新的滋味。”面对“如何看待现在的自己”这个问题,一贯以“绕”著称的刘震云给出了简洁的回答。 

  刘震云的故事绕,语言特色也很鲜明,甚至有读者总结出了“刘氏句式”:“不是A,而是B;也不是B,而是C。”刘震云这样书写为了把事背后的理绕出来。 

  对新作的得意之处,除了在结构上搭建起没写出的那部分故事的庞大世界,更在于在语言上近乎极致的锤炼。他说:“写作不准用形容词,把作品写出来,就好比一个女孩,不准化妆,素面出来,这才能看出真本事。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等作家写作的真功夫要大于那些后现代和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家。 

  “当然,简洁本身没有价值,能把简洁写得比复杂还要丰富,就算在语言上有些心得了,也就是平常说的话里有话,弦外之音。 

  “在这本书里,也出现过一句话一章的情况。那是因为,上一章暴风骤雨,写了二十多页,这一章:‘一年过去了。’一页,就这一句话。这是节奏使之然,也是字与页之间的力量,也是起承转合的力量。”

产 品
更多>>
好书榜
更多>>
资讯
更多>>
专 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