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关乎人的生活直指人的心灵——七十年散文创作回眸

发稿时间:2019-09-05 14:08:00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王必胜

 

  【文艺观潮】 

  散文走过当代文学七十年历程,虽风雨兼程,却也鲜花满眼,春色如许。所以,回首来路,散文之林姚黄魏紫,苍苍莽莽,令人感慨万千。 

  关于散文的定义、界说、实绩和走向,虽没有太多的专门论述,但从来是众说纷纭,歧见不断,随着散文一段时间的热闹,其纷争时有发生。时下论说散文,多自说自话,没有多大反响。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人民日报》发起“笔谈散文”,产生了“形散神不散”之说,评说散文,多从艺术风格和文体特色上,其标准和价值取向比较统一,影响长远。如今,一些创作和研究者,多是“我注六经”,命名盛行。这个“口号”、那个“主义”,这个“新”、那个“场”的归纳与诠释,虽有对散文现象的诠释,但不乏作惊人之语的秀场,所以,应者寥寥,圈子里热闹。有人说,如今的散文,成了文学门类中最不安分的一个,不无道理。

  其实说来,散文是没有标准、无边界的,文体的不确定性,非驴非马,难有明确共识。散文是什么?散文何时生成?言人人殊,莫衷一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之说古已有之,直追《史记》,说是舶来品,源自英伦随笔。究竟是老古体,还是现代文,抑或是洋货?没成定说。人们说散文,多在与其他文学的比较中界定,比如,除了小说、戏剧、诗歌外,语言类文学,唯散文是也。更多时候,散文是大杂烩,有时随笔杂文一锅煮,有时小品漫笔一家亲,有时公文时评一筐收,等等。散文的不确定性,不专门性,似乎成了特点,没有统一标准,谁都可以弄出一个定义。所以,时下命名好事者众,所谓新散文、大散文、文化散文云云,概念爆炸,旗号挥舞,自娱自乐,应者寥寥。没有相应的作品支撑,口号标签是难以服众的。何况,标新立异,有意无意地否定或贬抑了此前的散文实绩。

  我不守旧,对散文现状,没有冬烘到无视其新的存在、新的面貌的地步。取法乎上,成就于新。若无创新,不能代雄。这是老祖宗说的,也是文学的规律。但是,从梳理和检视一种文体历史成就的角度,应看重它的整体性,与社会历史的联系。往大处说,它对于时代、生活、生命的意义,有描绘有担当。换言之,散文的人生情怀,生命体验,情感表达,是文学中最直接和充分的,曾带给我们无限的阅读兴奋。所以,看一个时期的文学实绩,我以为,反映时代生活的足迹,再现社会历史和人文脉向,展示一个阶段的审美趋势,散文功不可没。

  这就说到了散文的社会性。文学是什么,功能何在?文学可以净化心灵,表达情感。文学者,大可以载道,家国情怀,小可以自娱,生命体验,“兴、观、群、怨”,见微知著,激扬文字,“笔端常带感情”……无一不可视为文学之道,也是散文创作之道。回望过往,不难看出,文学对于历史和时代的再现,对于社会生活的描绘,对于个体生命、人生情感的激励和浸润,时时刻刻。当然,散文有多样写法,有不同的分类,较为统一的说法是,有叙事、说理和抒情“老三样”。这样的标准,虽难以细化和量化,但也可看出,散文之于社会人生,可写大事,也可抒私情,既有长篇,也有短制,厚实凝重与轻盈飘逸,铜琶铁板与小桥流水,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这也是为何散文有那么多读者,历久不衰,有那么多的作者,好为善为的缘由。

  回望七十年散文,一个鲜明的特色是与社会历史与个体人生的联系——再现了社会生活的变化,记录了人的思想情感。风雨七十年,共和国历程,注定了散文(也是文学)的艰难前行。荦荦大端者,芥豆之微者,无不在文学的殿堂里反映。散文也是共和国文学宏大建筑中的一个截面,较为快捷地反映了社会历史的发展变化。反过来看,风雨征程的社会历史,促生了文学的多彩多姿的面貌。

  具体而言,散文在当代文学历程中,经历了几个阶段。

  共和国初始,除旧布新,激浊扬清,社会角色的转变,思想教育的升华,诸多作家的笔下,记录新生活,感悟新时代,书写生活中的昂扬奋进,描绘共和国山川风物,记录新生活的特别事件。后一时期在“双百”方针的指引下,探索创新,思路活跃,有了随笔杂感式的新文字。可以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十年,是当代散文的发轫阶段,这一时期,多是从现代文学中走过来的名人大家们,担任文坛的重要角色,引领文学风尚,着眼于大视野,从新旧不同对比中,书写新时代感怀,记录新的人生历程。尔后,历经社会变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文学整体沉寂,创作歉收,即使偶有作品,也多平淡应景之作。除了少有的几位思考者外,作品的成色和内蕴大打折扣,即使如前所提及的,六十年代初关于散文的讨论,影响较大,也有作品跟进,但那一时期创作,多为思想随笔,或者小品文类的杂文随感。这与当时由报纸发起讨论有关,而且,这之前,曾经的《三家村札记》、“马铁丁杂文”、《长短录》栏目,都是作为杂文随笔风行于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