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法国作家笔下的希特勒崛起:一小群人颠覆整个民族

发稿时间:2019-09-05 14:49:00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

 

  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议程》 

  希特勒得逞前的一瞬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发于2019.9.2总第914期《中国新闻周刊》

  当龚古尔学院秘书长迪戴尔·德科恩宣布最终获奖人选的时候,很多人感到惊讶,这个法语世界最负盛名的荣誉颁给了一部很难称之为小说的作品。这是2017年11月的某个星期一下午,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德鲁昂餐厅声音喧杂,人头攒动。

  这本未能在规定时间出版的作品先是被破格提名,进入长名单,最终在决选的第三轮投票中,打败另外三部作品,赢得了这一年的龚古尔奖。龚古尔文学奖的奖金只有象征性的10欧元,但是获奖本身就意味着大量的加印和畅通的销路。

  作品名叫《议程》,仅有160页,描写的是“二战”前希特勒崛起过程中的一次真实事件,24名德国工业巨头的负责人参与了一次秘密会议,他们的妥协与支持直接影响了纳粹在德国的统治。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小说,作者用电影镜头般的文学语言为读者还原了当时的历史现场。

  作者叫埃里克·维亚尔,同时也是一名导演,借助第一手资料和文学的想象力,他向读者展示了一小群人是如何颠覆整个民族的。同时,他对真实事件的重构有着特殊的社会语境和现实指涉。

  “历史并非是既定事实的数量累积,文学则是普遍理性和事实经验相互结合的产物,对人类自身的认识会随着我们的焦虑和实践而不断更新。正因如此,过去从未消亡,历史需要被不断地审视。”埃里克·维亚尔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今年5月,《议程》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文学允许一切,作者说道,它填补了历史的缝隙,指向了我们在当下所处的危险状况,如果没有对过去足够的审视,曾经的狂热将再次占据我们的生活。“人们从来不会两次坠落同一道深渊,但人们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坠落到荒谬和恐惧之中。”作者这样写道。

  当文学进入历史 

  阿道夫·希特勒走进客厅,面带微笑,神情轻松,甚至让人愉快。这是维亚尔在《议程》中为这位纳粹独裁者描述的开场。最开始的时候,维亚尔虚构了更加戏剧化的场景,突出希特勒和他的副手戈林进场时的轰动。

  然而,作者陷入了困境,停笔数月,也可能是一年,推翻了自己的设定。在最终的版本中,独裁者走进客厅,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个场景,希特勒是许多人中的一个,而这正是历史可怕的一面。

  许多人,不只是那些政治人物,还有客厅里的24位企业家。希特勒与他们一一握手,对他们的支持表示感谢。这些工商业巨头里,包括知名的西门子、欧宝汽车、克虏伯、法本等等。

  这一天是1933年2月20日,希特勒刚刚当选总理,半个月后的3月5日,国会将正式举行选举,纳粹党能否赢得多数选票,这决定了希特勒的未来,而未来的关键,在于钱。

  没有人知道,这一天谈话的具体内容,维亚尔却用文学的想象打开了会议室紧锁的门。

  欧宝汽车创始人威廉很轻地嗽了一下嗓子,看看腕上的手表,嘴唇紧闭。银行家亚尔马·查赫特不时抬一抬他精致的眼镜,轻搓一下鼻子,伸出舌头在嘴唇边抿一下。军火公司克虏伯的古斯塔夫脸色有些红润,他感冒了。

  最终,古斯塔夫捐了一百万马克,其他的在场者也捐出了几十万。这不过是一次寻常的捐款,将用于纳粹的游说、年赏和政党支持。当战争在12年之后结束,这些公司大多继续存活了下来。

  至今,他们仍然在德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无论是汽车,还是洗衣机,又或者是房屋保险和手表电池,都有他们的身影。这些工业巨轮的桅杆轻轻晃动,就可能让一个国家的政治偏离航道。

  在经济的助威下,政治的怪兽终于登场,并露出了真实的面目。国会纵火案、集中营的建立,然后是对周边国家的觊觎。5年之后的2月12日,希特勒与奥地利的总理许士尼格终于会面了。

  没有人知道两个人究竟谈了什么,除了许士尼格本人。他在自己的回忆录《奥地利安魂曲》记录了这天的情形。奥地利总统坐下来,两条腿时而交叉,时而松开,他有些焦虑,很不自在。面对德国元首的咄咄逼人,这位奥地利总理像是一位好脾气的学生,双手开始出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