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116173049.jp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头部图片 >> 正文

锦年

发稿时间:2019-12-13 10:40: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书名:锦年

作者:素光同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2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411-5559-8

【内容简介】

26岁的姜锦年,是金融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就在与“王子”纪周行举行婚礼前夕,意外发现未婚夫劈腿,姜锦年忍痛分手。狼狈不堪之际,却遇到了大学时代的初恋男神,如今的金融圈新贵、高级操盘手傅承林。

当年,18岁的姜锦年凭一腔孤勇,死去活来地爱着傅承林,只可惜那时她是个两百多斤的巨型胖妹,被同学讥笑为“白熊”。只顾低头自卑的她,却没有留意到,傅承林眼中对她的认可和欣赏。

多年过后,姜锦年已经脱胎换骨。通过刻苦减肥,变得身材窈窕、肤白貌美。更通过刻苦努力,从金融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一路跻身迷倒同行的精英女神之位。而当年那个遥不可及的男神傅承林,则在策划一个漫长而浪漫的追妻方案,翘首以盼姜锦年沦陷其中……

 

【作者简介】

素光同,生于华北,暂居英国,喜爱阅读,热衷写作,相信文字里开满花朵。文风流畅自然,取材贴近生活,笔下的人物性格各异,他们有坚定也有迷茫,有退缩也有担当,恰如你我一样。已出版作品《百岁之好,一言为定》《藏在回忆里的风景》

 

【精彩书摘】

女人最大的投资,是看跟谁结婚?

纪周行对着照片研究一阵,不确定姜锦年是否整过容。关于整容这档事,纪周行的看法与大多数男人一样——他不在乎别的女人整没整过,她们的赏心悦目是一种趣味。

但他不能接受自己老婆的身上动过刀子。

他似乎为姜锦年的“保守”找到了充分的理由。

除了疑似整容,还有另一件事困扰他,使他心存芥蒂。那就是姜锦年的同学们口口相传的,她曾经疯狂倒追某一位男神的“事迹”。

某年冬天,姜锦年参加系里聚会,非要坐在男神旁边。于是有一个同学起哄,说,只要你喝下一瓶白酒,我们就做主把他送给你!

姜锦年照喝不误。

那晚她又号又叫,吐了一地。有好事者拍下视频,挂在网上,取名为:“必转!看过的人都赞了!清纯女大学生酒后为男人疯狂!”

标题取得好,点击量破万。

评论却不堪入目。

这件事本该让姜锦年长记性,可她的初心不改,爱那个人爱到死去活来。

她还参加了文学社,在校报上刊登若干情诗,其中一首《初恋》广为流传。倒不是因为姜锦年的文笔如何优美,而是因为她的所作所为奔放到不像个女孩子。同学们传阅她的作品,又把她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实纪周行可以理解姜锦年。

那时她十八九岁,荷尔蒙处在最旺盛期,以为爱情就等于一切。忽然遇到一个合眼缘、条件好的男生,就开始花痴地仰望他,不计后果地讨好他,在自作多情中自娱自乐、自得其所。

醋意难忍之下,纪周行决定和姜锦年谈一谈。他打开微信,写道:这周末我见到了你的几位大学同学。

纪周行刚按下发送不久,姜锦年就秒回:过去的事都过去了。

她巧妙地为自己争辩,又给他看新选的窗帘。那窗帘设计复古,月白色,不透光,带一点流苏,契合他们新家的装修风格。

再点开姜锦年的朋友圈,纪周行看到她每天坚持测体重——这个记录只对他可见。她说在穿婚纱之前一定会更瘦,会给他一个非常满意的新婚之夜,纪周行就笑话她:瘦得都能摸见肋骨了。

他回忆两人相处时的点滴,渐渐放下了手机。

几天后,纪周行与朋友们参加一场宴会。有人问他:“纪先生,怎么今天没带老婆来啊?”

另一人问:“纪先生的老婆是谁?”

纪周行端着酒杯,没作声。近旁的同事插话道:“是姜小姐,做证券投资的……”

他这句话尚未结束,纪周行就打了个岔,周围几人不再谈论姜锦年,纪周行的老朋友却察觉出一丝端倪。宴会进行到一半,老朋友忍不住说:“兄弟,你听我一句劝,巴菲特有一句话,我挺赞同——婚姻是这一辈子最大的投资。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是跟什么人结婚,如果你选错了,天晓得你会损失多少。这年头,哪儿都能找到美女……姜小姐确实非常漂亮,但是我劝你再观望观望。”

纪周行明白他话里有话。

当晚这场聚会上,纪周行的前女友姚芊也来了。姚芊不仅年轻貌美,活泼聪慧,还和纪周行门当户对。前几年,他们俩确实打得火热。而且,姚芊的交际圈与纪周行的重合,得到了他朋友与家人们的一致肯定。在这一点上,姚芊比姜锦年强得多。

纪周行暗自失笑,晃了晃酒杯。他的目光穿过人群,碰上了不远处的姚芊。

姚芊冲他眨了眨眼,饮下一小口烈酒。随后,她放下杯子,径直朝他走来。

仅仅一段短暂的路程,姚芊走得很慢。她眼角余光瞥见落地窗上自己的倒影,八厘米的高跟鞋,优雅的身形,雪白的天鹅颈……只是身上穿的裙子有点旧。

这条裙子,是纪周行当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所以,她的不完美也是完美。

纪周行果然和她打招呼:“你从广州回来了?”

姚芊一笑,浅浅叹息道:“对呀,我家在这里,我能不回来吗?”

姚芊脸颊边上有两个梨涡,笑起来格外讨人喜欢。她还记得当初和纪周行谈恋爱时,他不常说话,一开口就是冷幽默。他总是有意无意地逗她开心,讨她欢喜。

那会儿他们两人都年轻,她又清高傲气。偶然一次吵完架,姚芊头脑一热,跟着父母去了广州。因为他几天没打电话,姚芊就将他彻底拉黑了。

这次听说纪周行快要结婚了,姚芊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的结婚对象并不见得有多优秀,或许他只是在将就,报复她当年不管不顾地一走了之。想到此处,姚芊靠近了一点儿,帮纪周行理了理衣领。

她的手指挨近他的喉结,两人视线相触。她想起从前和他接吻,他常常轻咬她的嘴唇,温柔与侵略并存。她错过了一个很好的人。

当晚,姜锦年打不通纪周行的电话。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像是在最高点买进的股票,突然跌停。

通常,她的晚餐只有水煮蔬菜。但是今夜,姜锦年泡了一袋方便面,在阳台上偷偷地吃了。

姜锦年吃完泡面,纪周行依然失联。

他原本答应了九点左右要给她来个电话,这会儿音信全无,让姜锦年有点担心。再加上纪周行的司机今天请假,纪周行每逢聚会一定会喝酒……倘若他酒后醉驾,后果不堪设想。

姜锦年思忖片刻,拿着车钥匙下了楼。

夜里十点,她开车来到纪周行聚会的酒店,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手机振动出声,她打开微信,看见是一个姓姚的女客户发来的视频——酒店房间里,男人和女人的衣物撒了一地。床头柜上摆着纪周行的手表,还有他的领带和手机。

夜风微凉,姜锦年的长发被吹乱。

她打开车门,站在街边,点了一根烟。淡至透明的白雾在眼前散开,她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一条连衣裙,冷风一刮,冻得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