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秒杀一般作文的写法是这样的

发稿时间:2019-09-06 17:00:00 来源: 中国青年作家报 作者:

 

与一条狗对峙

湖北省仙桃一中海天文学社 初一(20)班 肖梓桐

  老货是一条狗。由宿舍楼的门卫李大爷从乡下带来,“安家”在地下室里看护全院人的财产。

  老货十分尽责,一见着生人,就狂吠起来,那咬人的气势,连五大三粗的汉子都要畏惧三分。

  尽管如此,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对它产生一丁点的喜爱。

  那天,一个女学生路过我们的院子,老货狼一般扑上去,女学生 “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老货不仅没有停住吼叫,反而洋洋得意叫得更欢了,像是猫在玩弄一只捉到的老鼠。李大爷出来怒斥了它几声,它才悻悻而退。

  我看到这一幕,对老货的恶感又增加了许多。

  那天,我从玩具店买了一个弹弓回来,正愁没地方试手,忽听老货又在院子里狂吠,就有了主意。看着它整天耀武扬威,欺负生人的样子,我就来气,得灭灭它嚣张的气焰,给它个教训。

  我用弹弓包住一粒弹子,把皮筋拉满,对准老货,嗖的一声,给了它一下,想必是击中了,只见它从地上暴跳起来,尾巴低垂下来,一会儿又平举前爪,像是愣住了,几秒后,从它嘴里爆发出一阵愤怒的嚎叫。我在阳台上笑得喘不过气来,又重新给它来了一发,这回它学乖了,在地上闻了闻弹子的气味,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我的视线。我为自己的胜利而欢呼,但欢呼过后,心中又有点不忍。

  过了几天,当我放学回来时,正好和老货撞了个正着,可能它早就从弹子上闻到我的气味了吧,可能它这几天一直在追寻仇人,一心想给我一个教训吧,这一切我都无从知晓。现在我要单独面对一头复仇的野兽,有一种羊入狼口的感觉。

  它一步一步走过来,很慢,很慢,眼里闪着凶光,尾巴慢慢地翘起,双腿紧绷,正是狗对抗敌人的样子,像极了一头雪地里饿了十天半个月的狼。对于它的复仇,我并不意外,本来就是我先伤害了它,它复仇的理由很充足,我恐惧地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不敢正视它的眼睛。

  我被它逼到墙角,和它的距离越来越近,五米,三米,两米……我听到了它的喘息声,甚至闻到了它口中散发出的腥味。我能感觉到它的愤怒,一种正当的愤怒,我已经做好了听天由命被它咬上一口的准备。

  它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后腿聚拢,露出了尖利的牙齿。也就在这时,我的心一下平静了,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我应该接受它的惩罚。

  “老货,回来!”是主人李大爷的声音。我的心中浮现出一丝希望,但很快,又破灭了,它会放过到嘴的肥肉吗?它会放过一个用弹子打它的人吗?它会放弃……

  它显然是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正如我所想,它没有任何犹豫,仍然与我对峙着,眼中的凶光,丝毫不减。

  “老货,回来!”又是一声严厉的呼唤。从声音源来判断,李大爷离这儿还挺远,不可能马上赶过来,我终究是难逃被咬的命运。

  可是这次我想错了。

  它犹豫了。一边是使用弹子打它的仇人,一边是不断呼喊的主人,它真的在犹豫。它在复仇与忠诚之间做着抉择,它绷紧的双腿有些松弛,高高举起的尾巴也低垂了一些,只有眼睛里的凶光,一丝不减。

  “老货!”

  它终于放弃了一个大好的复仇机会,仅仅因为主人的三次叫喊,面对忠诚和复仇的抉择,它选择了忠诚,选择了宽容。

  在它的面前,我第一次感到羞愧,它放下了高举的尾巴,十分犹豫地转了一个身,走了。

  它回身走掉的背影似乎越走越高大,我却渐渐变小。

  第二天去上学,很意外地没看到老货,没听到老货像往常一样的狂吠,我问李大爷:“大爷,老货呢?”

  大爷看了我一眼说:“看它昨天那凶样,好像要把你吃了!这家伙,不知吃了什么药,连院子里的熟人也敢咬!怕它伤人,昨天,我就把它送乡下了!”

  很想对李大爷坦白一下我的“罪过”,可最终,我鼓不起勇气。有时一想,自己和老货一比,挺不男子汉的。

  从此,再也没有见到老货。

  点评:本文虽然用了老生常谈的欲扬先抑的手法,而且写作的题材似乎不新,然而,作者能在人狗遭遇战里,写出人与狗对峙的心理过程,写出一条狗在尊严与忠诚之间的艰难决择,从而凸显狗的可贵品质,同时也体现了人对尊重生命的反思。 

  (湖北省仙桃一中教师陈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