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116173049.jp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经管 >> 正文

中国制造前沿大讲堂

发稿时间:2020-03-06 11:26: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基本信息】

书名:中国制造前沿大讲堂

作者新望 主编

出版社红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

书号:ISBN 978-7-5051-5038-6

【内容介绍】

发达的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兴国之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基础,实体经济是我国发展的本钱,并且提出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将实体经济摆在了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首位,而实体经济的基础就是制造业。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推动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已是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和重点工作。

中制智库举办中国制造强国系列论坛和中国制造大讲堂,延请国内经济界、工业界、科技界前沿专家,围绕我国制造强国发展战略所提出的基础工程、重点工作、产业基础和产业链的现代化等各个方面,结合全球各国“工业化”“再工业化”的经验,共同探讨我国制造业如何尽快重构产业生态,树立“大格局”,实现“大进步”,应对“大挑战”,寻找“大出路”。

【作者简介】

新望,经济学博士,曾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改革》杂志主编、《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现任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

曾荣获第十一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集体),出版《谁来担纲中国经济》《村庄发育、村庄工业的发生与发展:苏南永联村记事(1970-2002)》《苏南模式的终结》等,主编《改革40年:经济学文选》《中国经济学经典文选》《40年改变中国:经济学大家谈改革开放》,以及“民生中国”系列丛书等。

【精彩书摘】

从存量市场上看中国经济未来

许小年

如何看待现在资本市场现状及其与实体经济脱节这样一个看似矛盾的现象?我的个人观点是,在资本市场上,我们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在经济学中,路径依赖指的是各种各样的陷阱,比如“凯恩斯流动性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它们导致我们陷入不良循环中,难以突破。目前资本市场的状况,在我看来,无非是新一轮的循环。

十几年前我就跟投资者讲,要看基本面,得到的反映是“看基本面我能赚钱吗?”事实证明,在市场面前学院派的表现超过平均值,但落后于市场的先行者。当然,基于基本面投资还是可以获得超额回报,但短期业绩肯定比不上“快枪手”。有些人往往喜欢看短期业绩,所以基本面投资始终没有在国内市场成为主流,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如果资本市场不能确立基本面投资和价值投资的主流,就必然造成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脱节。不看基本面,资本市场不可能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一、存量市场,企业创新是关键

目前,我国的企业基本面正在发生非常深刻的变化,尽管这些深刻的变化还没有反映在市场上,但是我认为,这些深刻的变化有可能给资本市场带来缓慢的、长期的改变,帮助我们脱离过去的周期循环。

在中国经济中发生的深刻变化是什么?是经过40 多年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发展,工业化进程和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资本积累已经基本完成了。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了一个新的模式,不再依靠投资驱动。

在数据的表现上,前30 年改革开放固定资产的投资增长大约是GDP增速的1.5~2 倍。过去几年中,固定资产的投资增长基本和GDP 同步,这个趋势反映出中国经济进入了新阶段,不再像过去那样靠增量来维持经济繁荣。现有的市场已经饱和,投资找不到新的市场,中国经济的故事要从工业化阶段、资本积累阶段、增量阶段转向存量阶段延续。因为增量没有了,像过去房地产销售那样的高增长不会再有了。

增量故事基本讲完了。在后工业化阶段要讲存量故事,主题是创新,创新在市场上可以转化存量需求。转到存量之后,其实宏观政策对存量几乎是没有影响的,宏观政策更多的影响在增量,因为宏观政策刺激需求。讲到宏观政策,马上会联想到“三驾马车”,“三驾马车”是增量,消费增长、投资增长、外需增长,对存量几乎没有作用。

影响存量的是什么?是企业层面的创新,这是为什么过去几年,我把更多的时间用在研究基层、企业、微观上。虽然我对于“寒冬已过”表示怀疑,但是我不怀疑中国的经济前景,正是因为看到了增量放缓甚至消失,转向存量的大背景,我在存量市场上看到了中国经济未来的希望。

二、投资可关注这三类公司

在存量市场上,在增量已经消失的情况下,企业的经营越来越困难,所以企业都在积极探索新的经营模式。这种探索,使我感到中国经济的未来是有希望的,由此联想到我们做投资,不妨把关注点从宏观政策转移到微观政策上,转移到企业的创新上;其中,尤其是一级市场,有非常多的投资机会。

在二级市场,由于它的惯性、路径依赖,还是运用传统的投资方法,或许在短期能够获得更高回报。而在一级市场上,我觉得投资者应该意识到,关键性的转变已经开始了。在一级市场上投资,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追概念和“风口”,要立足企业核心竞争力,深入研究企业的价值创造能力,得到超额回报是完全有可能的。

很多企业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意,危机促使它们开始探索新的方向和新的商业模式,所以进入冬天不是坏事。穷则思变,这正是创新的动力,这正是新企业涌现出来的大好季节。对于企业来说这个冬天长一点不是坏事,冬天越长,探索和寻求改变的企业越多。

我分享一下这几年在微观层面上看到的一些动向,不敢说是趋势,因为这些企业还是少数,但是我认为这些企业代表未来的方向。

(一)有完整研发体系的大公司

近几年,我一直关注有技术、有产品的大公司,这些大公司已经不再按照传统思路经营,而是在研发和创新上投入,投资这些大公司,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长期来看都可以获得超额回报。后工业化阶段,当投资驱动模式结束,企业靠规模扩张、靠产能扩张循环发展的阶段已经结束时,中国的这些成熟公司未来会怎样?我们应该投资哪些公司?我非常仔细地观察,谁可以成为“中国的丰田”“中国的三星”,如果找准了,应该是可以获得超额回报的。我们在各个行业都能够看到,行业集中度在迅速提高,强者更强。我看好大公司不仅是因为它们是行业重组的受益者,更重要的是,只有这些大公司才具备持续研发投入能力。这些大公司能力和意愿同时具备,并且主动朝这个方向努力,我是非常看好的。

比如华为,美国制裁华为,业务肯定受影响,但华为会因此倒下吗?肯定不会。不仅仅因为华为规模大,而且因为华为已经建立起一套非常有效的研发体系。华为在5G 技术上领先不是偶然的,背后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研发投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向华为学习,特别是一些大型公司。有些公司已经建立起自己的研发体系雏形,像这样的公司我们没有理由对它们的发展感到悲观。

不可否认,对大公司而言,推出颠覆式创新的可能性极低。但是世界上创新分两类,一类是颠覆式创新,另一类是改进式创新。改进式创新大部分来自大公司,颠覆式创新来自新型科技公司。这两类创新都对企业效率的提高有着巨大作用。所以这两类创新我们都要关注,不必每天看下一个苹果在什么地方,下一个谷歌在什么地方。我们也要看到丰田、三星这样的公司,它们没有把惊天动地的新产品和新技术推到市场上,但是通过持续改进、常年的积累,到今天竞争力依然非常强,拥有畅销世界的产品。“中国的丰田”“中国的三星”在什么地方?这是值得投资者关注的。

……

产 品
更多>>
好书榜
更多>>
资讯
更多>>
专 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