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文学 >> 正文

活着,不着急

发稿时间:2019-10-23 09:03: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基本信息】

书名活着,不着急

作者:苏童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内容简介】

《活着,不着急》是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得主苏童的散文精选集。本书收录了苏童50余篇散文代表作品,生动呈现了作家心中童年的回忆、江南的平凡之美,以及市井中的人生百态。

不同于小说的细腻绵长,苏童的散文质朴简白,常在三言两语中展露简单真挚的生活哲理。他的散文少有展现极端的矛盾与冲突,就像夏日一杯清冽的白开水,并没有太过丰富的味道与刺激,但却能让饮者在人生的炎炎夏日中真实地感受到清凉与平静。

生活中的苏童平静而质朴,一个阁楼一方书桌,一个简单而缓慢的人,便构成了他全部的人生。同样,对于生活,他怀抱着一种不疾不徐的姿态,毕竟生活就像呼吸一样,不曾有一刻停止,又何必着急,反而是那些急躁的人,越着急,生命便越显枯燥与短暂。

 

【作者简介】

苏童,1963年生于苏州,198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87年发表的小说《一九三四年的逃亡》使其成为中国文坛“先锋派”主将。

苏童的文字具有细腻、悠远的特征,同时在文字深处又展现了人性本来的纯粹模样。

作品曾获得第三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等多项重大文学奖项。其代表作《妻妾成群》曾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影片获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小说《米》《红粉》《妇女生活》也先后被搬上银幕。现任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多部作品被译成英、法、德、意等文字。

 

【精彩书摘】

雨和瓦

我从此认为雨的声音就是瓦的声音

 

二十年前的雨听起来与现在的有所不同,雨点落在更早以前出产的青瓦上,室内的人便听见一种清脆的铃铛般的敲击声。毫不矫饰的说,青瓦上的雨声确实像音乐,只是隐身的乐手天生性情乖张喜怒无常,突然地失去了耐心,雨声像鞭炮一样当空炸响,你怀疑如此狂暴的雨是否怀着满腔恶意,然后忽然它又倦怠了撒手不干了,于是我们只能听凭郁积在屋檐上的雨水以其惯性滴落在窗门外,小心翼翼的,怀着一种负疚的感觉。这时候沉寂的街道开始苏醒,穿雨衣或打雨伞的人踩着雨的尾巴,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个什么声音在那里欢呼起来,雨停啦!回家啦!

智利诗人聂鲁达是个爱雨的人,他说,雨是一种敏感、恐怖的力量。他对雨的观察和总结让我感到惘然。是什么东西使雨敏感?又是什么东西使雨变得恐怖?我对这个无意义的问题充满了兴趣。请想象一场大雨将所有行人赶到了屋檐下,请想象人们来到室内,再大的雨点也不能淋湿你的衣服和文件,那么是什么替代我们体会雨的敏感和恐怖呢?

二十年前我住在一座简陋的南方民居中,我不满意于房屋格局与材料的乏味,对家的房屋充满了一种不屑。但是有一年夏天我爬上河对面水泥厂的仓库屋顶,准备练习跳水的时候,我头一次注意了我家屋顶上的那一片蓝黑色的小瓦,它们像鱼鳞那样整齐地排列着,显出一种出人意料的壮美。对我来说那是一次奇特的记忆,奇特的还有那天的天气,一场暴雨突然来临,几个练习跳水的男孩索性冒雨留在高高的仓库顶上,看着雨点急促地从天空中泻落,冲刷着对岸热腾腾的街道和房屋,冲刷着我们的身体。

那是我唯一一次在雨中看见我家的屋顶,暴雨落在青瓦上,溅出的不是水花,而是一种灰白色的雾气,然后雨势变得小一些了,雾气就散了,那些瓦片露出了它简洁而流畅的线条。我注意到雨水与瓦较量在一种高亢的节奏中进行,无法分辨谁是受害的一方。肉眼看见的现实是雨洗涤了瓦上的灰土,因为那些陈年的旧瓦突然焕发出崭新的神采,在接受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水冲洗后,它们开始闪闪发亮,而屋檐上的瓦楞草也重新恢复了植物应有的绿色。我第一次仔细观察雨水在屋顶上制造了音乐,而是那些瓦对于雨水的反弹创造了音乐。

说起来多么奇怪,我从此认为雨的声音就是瓦的声音,这无疑是一种非常唯心的认识,这种认识与自然知识已经失去了关联,只是与某个记忆有关。记忆赋予人的只是记忆,我记得我二十年前的家,除了上面说到的雨中的屋顶,还有我们家洞开的窗户,远远的我从窗内看见了母亲,她在家里,正伏在缝纫机上,赶制我和哥哥的衬衣。

现在我已不记得那件衬衣的去向了,我母亲也早已去世多年。但是二十年前的一场暴雨使我对雨水情有独钟,假如有铺满青瓦的屋顶,我不认为雨是恐怖的事物;假如你母亲曾经在雨声中为你缝制新衬衣,我不认为你会有一颗孤独的心。

这就是我对于雨的认识。

这也是我对于瓦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