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长恨书》:长信将至,等一人归

发稿时间:2018-11-01 17:09: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长恨书》[英]凯瑟琳·休斯 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10月版。

  金秋十月美版豆瓣“Goodreader”4.6分高分好评、20152016连续两年获得英亚kindle销量榜冠军的《长恨书》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被编辑评价为“一封令万千读者心碎的催泪情书”。 

  《长恨书》的英文书名叫《The Letter》,直译过来是《信》或者《一封信》,但读过这个故事的人大都认为,更合适它的中译名应为《长恨书》。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信”多指送信的人而非信物本身,而更饱含郑重之情的信笺则用“书”这个字来表达。古乐府有诗云“有信数寄书,无信心相忆”说得正是这个意思有可递信的人,则寄一封家书,若无信使,那么便只能在心中默默长相忆了。而这本《长恨书》带给读者的正是这样久违的真挚——你说来,我便等。 

  故事从1939年说起。比利,正在给他的情人克里西写信,请求她的原谅。在信中,他解释了他们之间的误会,表白对她的爱,并向她求婚。可惜的是,这封信最终未能如愿寄给克里西。而另一边,怀着身孕的克里西,苦等情人未果,以为自己遭到了抛弃,伤心欲绝又无可奈何,不得不独自踏上异乡苦旅。 

  这对有情人,一别即半生,却未能得知造成他们分离的真正原因。直到四十年后的一天,生活在1973年的蒂娜,无意间打开那封掩埋于岁月的长恨书,这段跨越半个世纪的凄婉爱恋才得以再续前缘…… 

  正所谓“无情不成信,无巧不成书。”生活在1973年的蒂娜,是个满脑子罗曼蒂克的好姑娘,却偏偏为命运捉弄,嫁给了一位疑心重重、终日虐打自己的恶棍,而她又因怯懦心软迟迟不能逃离那个地狱般的家庭,直到某日蒂娜终于为这段“恶姻缘”付出惨痛代价,这场噩梦才算终结。可伤痕累累的蒂娜已心碎欲裂,痛不欲生,她整日颓靡度日,不再相信世间美好,不再相信爱情。但就在此时,她无意间拆开了当年比利写给克里希的情书,而并由此踏上了一段暖心又奇妙的“寻爱之旅”…… 

  本书结构精巧,多线头展开情节,不同时空、人物视角切换叙事,让整个故事从头到尾都萦绕着小小悬念感与戏剧性。1973遇上1939,两个心碎女人在一封情书的牵引下完成命运般的相遇,她们在彼此故事中相互治愈,相互成全。读者评价“一旦拿起就很难放下,这个故事让我重拾对陌生人的善意,让人看到逆境中的人性光辉。” 

  该书作者凯瑟琳·休斯是英国畅销书作家,Goodreader高人气作者《长恨书》是她的处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