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有这样一群人,谁不敬畏

发稿时间:2019-09-10 14:03:00 来源: 中国青年作家报 作者:龚蓉梅

 

  有一个笑话:“两个人都被熊追着跑,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用不着比熊跑得快,比你跑得快就行’。”如果不是特殊职业的需要,很多人都不会有被野生动物追赶的经历,不会成为野生动物袭击的受害者,笑话也就只是笑话。

  但是一些艰苦的林中野外作业,就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单调和危险,真的曾被熊追着跑。

  谭磊曾经在大兴安岭的林场里做过两年森调队队员,和他的同事就亲身经历过被黑熊(东北叫“黑瞎子”)追赶。

  在大兴安岭还没有遭遇那场巨大的森林火灾之前,林子里全是高耸入云的古树。各种树木自由生长,常见的有樟子松、落叶松、白桦、柞木,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的枝叶繁盛茂密,把天遮了个严实。分枝低矮粗壮,枝叶浓密的猴头、杜鹃环山生长,充满了原始森林的神秘。在这样的树林里是看不见太阳的,所以特别容易迷路。

  森调、扑火、营林、护林、瞭望……那些只有在森林中才有的职业,清贫而孤寂,还常常伴随着危险。大兴安岭林业局的森调队,担负着林业局林场的木材、营林生产的调查设计任务。他们四人一组,每天背着罗盘、卡尺、百米绳、砍刀穿梭在伐区的样地里,对满足要求的每一棵树进行测量,不时调整自己前行的方向,每天都要在林中穿行近30公里。

  在林中工作,最怕的就是遇到黑瞎子和迷路。早年间的大兴安岭,几乎每年都有人在林中走失和被黑瞎子袭击的消息。不了解黑瞎子的,以为它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行动缓慢,但是如果真接触到野生黑瞎子,你会发现,这东西行动敏捷迅速。尤其是森林里的黑瞎子,它们长期在松树上摩擦,全身的皮毛被松油浸的几乎刀枪不入,一掌就可以拍碎碗口粗的树木,普通的猎枪根本打不死它。

  谭磊经历过两次黑瞎子袭击,一次是夜里,黑瞎子一家三口在森调队驻地帐篷外的小厨房里偷食发好的面,听到厨房里有响动,有人出去查看,黑瞎子看到帐篷里有人出来,就开始追赶,把两栋帐篷里的28个人赶的爬到帐篷顶上度过了一夜。

  还有一次,刚入春,天还很凉,他们组四个人进入森调地,组长老韩在森调队干了十几年,是个有经验的老森调队人了,古铜色的脸,带一顶老旧的棉布帽子,他是典型的东北人,不动也张张罗罗,不说话也咋咋呼呼,说起话来永远大嗓门,手里永远拎着砍刀,大家每次跟着他进山都会很踏实。那次,拿森林罗盘仪的小刘正通过罗盘上的望远镜定点,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只黑瞎子,吓得他声嘶力竭的叫前方的谭磊:“快跑,黑瞎子!”谭磊回头看到黑瞎子走来,连滚带爬的往回跑,慌乱中,腰上系的百米绳绕在树上,和他最近的小陈硬生生的把绳子拽断,拉着他一起跑。只有老韩这时还镇定一些,挥着砍刀断后,他看清了是大黑瞎子带着一只小黑瞎子,知道它们暂时跑不快,就领着组员绕道跑回了营地。

  即便生活艰苦,即便会遇到迷路和野兽攻击,他们依然热爱这森林里的丈量。在这片森林里,到处都是曾经被这个行业的危险击退,但又重新回来的人。那种开放而粗糙的男人情谊,那种知道他们在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的骄傲,让他们找到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最原始的欢乐。

  在我们《中国青年作家报》的读者身边,还有一群巡林护山的护林员,他们晨出暮归守山护林,每棵树木都凝聚着他们的汗水,他们是——为了林更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