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116173049.jp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105岁马识途正着手研究甲骨文、金文

发稿时间:2019-12-06 11:43:00 来源: 华西都市报

 

  穿越70多年风雨 念念不忘古文字

  105岁马识途正着手研究甲骨文、金文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105岁马识途在家中书房。

  12月2日,为期4天的2019首届天府书展圆满落幕,截至当天12点,共接待读者110余万人次,其中主会场11.5万人次,分会场超过100万人次。在这个数据中,有无数真正的爱书人、读书人。记者就在书展上偶遇了著名作家马识途的女儿,她正从四川辞书出版社的书架上,取下一本《实用甲骨文字典》,她说,这是为她父亲买的。

  11月中旬,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前往马老家中采访,当时马老研究的,正是甲骨文。记者在马老的书房看到,他的书桌上有手写的关于古文字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着一个字一个字的演变史等内容,他还做了一个关于汉字演变过程的表格。众所周知,马老作为作家,多是写小说、散文,如今为何突然研究起文字来了?且听马老自己的讲述。

马老向记者展示他记的笔记和制作的表格。

  老骥伏枥 壮心不已

  1941年,地下工作暂时受挫,按照上级传达的“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精神,马识途以“马千禾”的名字,考入西南联大就读。在中文系学习的马识途,受到闻一多、朱自清等文学名家的教诲,接受了文学创作的科班训练。他师从中国古文字学家唐兰、陈梦家等大家,学习古文字学,研究起甲骨文、金文。

  一提到古文字研究,马老犹如回到了青年时代。“闻一多教授想把汉字都列为一个表,显示从古至今如何一路演变过来的。他的计划,结构样子,我都见过,这是一个大工程。可惜还没来得及展开,他就遇害了。”马老还清晰记得唐兰教授上古文字的第一节课,是从一个非常常见的词语开始讲起的——“东西”。“唐兰教授讲课不用教材,而且他讲的东西,很多连字典、词典上都没有记载。他讲得非常有见识,有趣味。我做了很多笔记。”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珍贵的笔记在马老从西南联大毕业调离昆明时,为了遵守地下党秘密工作的纪律,将它们全部销毁了。但是,唐兰老师在课堂上对古文字精彩的讲解内容,一直保存在马识途的记忆中,穿越70多年风雨,清清楚楚,念念不忘。“虽然我常年忙着各种行政工作,没有功夫专门琢磨古文字。但我一旦闲下来,就会想想当年从老师那里听到的课。”

  研究文字 情结已久

  几个月前,马老收到了中国作家协会给他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回首写作之路,马老笑着说,“最开始我想走工业强国之路,没走成,去做语言文字,也没完成。新中国成立以后,又从政了。从政期间,因为业余写一些文学作品,被时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邵荃麟先生发现,他就强烈建议我多写,加入作家队伍。一开始我还有顾虑:光是处理政务,就非常繁忙。实在没时间写啊。但是邵荃麟跟我说,我有充足的值得写的文学素材可写,在从政的同时也写作,等于一个人做了两份工作。我听了也觉得很对,就答应了。从此我就正式走上了文学写作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