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富春通信联合运营.jp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榜 >> 正文

《季羡林人生清话系列》

发稿时间:2017-08-22 10:09: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作者:季羡林

  定价:180.00

  出版日期:2017.8

  出版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内容简介

     季羡林出生于鲁西北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六岁背井离乡,从官庄一步步走出山东,走到清华;留德十年,师从专业领域内世界级大师;回国后在北大任教。季羡林的人生可谓半世颠沛流离,一生奔突求学。前辈先贤在艰苦环境下坚持自己的求学理想,从一介布衣成长为学术泰斗,其中值得我们后人追忆的不止是学识,还有品格。

  本套书中,季羡林先生不仅回忆了他从小学6岁到二战时德国留学十年的艰辛求学过程,还缅怀了季羡林一生亲历的大师,如胡适先生的“飞走”,

  老舍先生的一沉,两眼上翻看天花板讲课的朱光潜,下逐客令的冰心,用牙不用剪刀咬麻绳的沈从文,老实巴交的巴金……在季羡林眼中他们不是名人,

  而是有着各自个性、脾气,和悲喜的平常人。

  在《孤独与容忍 : 季羡林说做人的学问 》一书中,季羡林先生更倾吐了他对于做人和世道的理解,充满了一个平凡的智者在不完美现实中的孤独与容忍。

  此外,季羡林先生还以朴实无华的语言,叙述了他对于在历史面前的个人选择,良心与公义、责任与价值等的理解。

  没有高视角的精神布道,只是作为普通人类共有的深层内心共鸣、悲悯共济。

  作者简介

     季羡林(1911——2009年),字希逋,又字齐奘,山东临清人。国际著名东方学学者、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教育家,精通混合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德文、英文等多种语言。

  生前长期任教于北京大学,在语言学、文化交流史、佛教研究和比较文学等领域都有很深造诣。曾任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主任,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等职。

  一生著作等身,有《季羡林文集》(全24册)《季羡林全集》(全30卷)等多部文集刊行于世。

  文章节选

       坏人(坏人啊,是不会改好的)

  积将近九十年的经验,我深知世界上确实是有坏人的。乍看上去,这个看法的智商只能达到小学一年级的水平。这就等于说"每个人都必须吃饭"那样既真实又平庸。可是事实上我顿悟到这个真理,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观察与思考的。我从来就不是性善说的信徒,毋宁说我是倾向性恶说的。

  古书上说"天命之谓性","性"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本能",而一切生物的本能是力求生存和发展,这难免引起生物之间的矛盾,性善又何从谈起呢?那么,什么又叫作"坏人"呢,记得鲁迅曾说过,干损人利己的事还可以理解,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千万干不得。

  我现在利用鲁迅的话来给坏人作一个界定:干损人利己的事是坏人,而干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则是坏人之尤者。空口无凭,不妨略举两例。一个人搬到新房子里,照例大事装修,而

  装修的方式又极野蛮,结果把水管凿破,水往外流。住在楼下的人当然首蒙其害,水滴不止,连半壁墙都浸透了。然而此人却不闻不问,本单位派人来修,又拒绝入门。倘若墙壁倒塌,楼下的人当然会受害,他自己焉能安全!这是典型的损人又不利己的例子。又有一位"学者",对某一种语言连字母都不认识,却偏冒充专家,不但在国内蒙混过关,在国外也招摇撞骗。

  有识之士皆嗤之以鼻。这又是一个典型的损人而不利己的例子。根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是毒物的。鲁迅翻译的《小约翰》里讲到一个有毒的蘑菇听人说它有毒,它说,这是人话。毒蘑菇和一切苍蝇、蚊子、臭虫等,都不认为自己有毒。

  说它们有毒,它们大概也会认为这是人话。可是被群众公推为坏人的人,他们难道能说:说他们是坏人的都是人话吗?如果这是"人话"的话,那么他们自己又是什么呢?根据我的观察,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这有点像形而上学了。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天下哪里会有不变的事物呢?哪里会有不变

  的人呢?我观察的几个"坏人"偏偏不变。几十年前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我想给他们辩护都找不出词儿来。

  有时候,我简直怀疑,天地间是否有一种叫作"坏人基因"的东西?可惜没有一个生物学家或生理学家提出过这种理论。我自己既非生物学家,又非生理学家,只能凭空臆断。我但愿有一个坏人改变一下,改恶从善,堵住了我的嘴。

产 品
更多>>
好书榜
更多>>
资讯
更多>>
专 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