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评 >> 正文

《狂喜》&《蜜蜂》译者说

发稿时间:2018-01-02 15:43: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李晖

 

 

《狂喜》《蜜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1月版

文/李晖

  前年冬天,因为翻译家马鸣谦先生的引荐,我接下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狂喜》(Rapture)和《蜜蜂》(Bees)两本诗集的翻译工作。在此之前,除了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这个名字以及她的同性恋身份,对其我完全不了解,也没读过她任何作品。这说起来有些惭愧,不过对翻译者来讲,或许也不无益处。我可以不受任何先见或印象约束,以一张白纸面对她,直接从眼前的作品进入,由作品本身去发现她、认识她,进而走近她、熟悉她。

  《狂喜》是卡罗尔·安·达菲第七本诗集,在2005年获得T?S?艾略特奖。这本诗集的创作与达菲的一段颇有争议的历史有关。1996年,达菲开始在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担任诗歌讲师,当时她与苏格兰诗人及小说家、同性恋者杰姬·凯伊(Jackie Kay)一起生活。十五年后两人关系终告破裂,达菲用五十二首诗歌描绘记录了这段爱情。这本集子整体读来如同一个爱情故事,或说是一首动人的爱情长诗、一张爱的图谱,情节有转折有矛盾有起伏,五十二篇作品又各自独立成篇,互不相干。作者充沛跳荡的激情和丰富奇诡的想象,读来屡屡令人感动和惊喜。古今中外所有诗歌中,爱情从来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永远有新的刺激、新的神采和新的泪水;正是爱情,或者说爱情诗,让我们“在这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达菲能将爱情中难以言传的感受用诗歌的语言精确描绘,经常有她的读者说,“是啊,就是这样。”翻译《狂喜》的过程中,一件奇妙的事情是,在这样一位年长诗人的晚期作品里,我竟然温习了我的青春、我的爱情,并重新燃起对美好生命的热爱。诗集的开篇《你》中写道:

  ……陷于爱情

  是诱人的地狱;那蜷伏的、焦渴的心

  像一头准备杀人的老虎;一团在皮肤下舔舐的烈火。

  进入我的生命,比生命更大,美丽,你漫步其中。

  读到这样的句子,谁能不被她深深吸引!那么,就将这本《狂喜》作为“你”,一个单数的第二人称,来陷于她诗中迷人的爱情吧。

  《蜜蜂》是达菲被任命为桂冠诗人后出版的第一本诗集,而作为《狂喜》的后续,与着力抒写爱情的《狂喜》相比却是峰回路转,风格色彩显得明朗了许多,题材内容有了很大改变,范围涉及战争、政治、生态、爱情、亲情、信仰等,是一部伟大的精神力量之作。全书分四个部分计五十六首作品,以蜜蜂作为主线贯穿始终,读来或轻松诙谐,或痛快淋漓,或哀婉悠长,或清新隽永,佳作纷呈如联翩的蜜蜂,以开篇《蜜蜂》一诗统领全书:

  这些是我的蜜蜂,

  肆意,纸上的污迹,

  迷糊;嗡嗡之词,舞蹈着

  它们完美,空幻的地图。

  深奥的,我的诗歌蜜蜂,

  在花的局部,

  在水仙,蓟,玫瑰,甚至

  这金色水莲中;如此滑动,

  富丽,愉悦,光辉,从而——

  聪明——且知道我们:

  你的香气怎样弥漫

  我黯然的、缭乱的心,

  而蜂蜜便是艺术。

  《蜜蜂》这本诗集,或由于作者此时特殊的桂冠诗人身份,整体上个人色彩已大大减轻,且因为其题材的多样性与局限性,在写作上难度更大,却也更体现作者娴熟的诗艺,证明了达菲作为桂冠诗人当之无愧。当然,其中仍不乏爱情亲情之作,“爱”始终作为整本书的核心,但已不只是浪漫或性,而是带着女儿性或强烈的母性。如果说“蜜蜂”是五十六篇作品中穿针引线的使者,“爱”便是它们酿的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