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227161205.png
搜索

新闻热线:010-57380754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推荐 >> 正文

俾斯麦

发稿时间:2018-10-10 10:52: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书名:《俾斯麦》

  副标题:一个普鲁士人和他的世纪 

  作者:[德]克里斯托弗·诺恩 

  译者:陈晓莉 

  ISBN:978-7-5201-2517-8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定价:69.00元 

    

  【内容简介】 

  有人说,俾斯麦的一生首先是普鲁士的,然后才是德国的,除此之外也还是欧洲的。 

  本书作者诺恩就是从这样三个角度来写俾斯麦的,而且特别强调了其中的欧洲视角。另外,正如俾斯麦本人所说的“真正重要的东西总归不会写进档案里”一样,创作本书时,作者充分考虑了历史表述的主观性和史料的局限性,将俾斯麦平凡生活的一面、与其所处时代之间的关系清楚展现出来。 

    

  【作者简介】 

  克里斯托弗·诺恩,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现代史教授。 

    

  【媒体推荐】 

  数年来最杰出的俾斯麦传记。 

  ——《明镜周刊》 

  克里斯托弗·诺恩的这部传记让铁血宰相走下了神坛。 

  ——沃尔夫冈·施耐德,《世界报》 

  这本传记值得一读的原因在于,作者立场客观冷静,少有发表对俾斯麦倾向性很强的评价,而是将俾斯麦的思想和行动放在欧洲的全景下观察,将他的政策与英国的迪斯雷利、意大利的加富尔的政策进行比较。 

  ——《法兰克福汇报》 

    

    

  【精彩书摘】 

  帝国的缔造者,现代化的拦路虎和白色革命家,军事家,老百姓,战争发动者,和平主义政治家,民族英雄和天才,德意志邪恶的幽灵和魔鬼……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人们给奥托·冯·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起的外号能列出一长串来。然而不管他多么地让人捉摸不透,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他的灵魂是四分五裂的。从政治方面看,德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俾斯麦更能引起争议,也没有任何一个历史形象比他更没有定论。在德国,只有一个政治家比他更经常成为被著述的对象——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不过与对希特勒众口一词的评价不同,人们对俾斯麦的评价根本无法统一。 

  只有在评价俾斯麦于政治方面创造的价值时,人们才能达成共识。即便那些顽固不化、轻视个人对历史发展影响力的结构主义史学家们,也把俾斯麦视为一个例外。比如汉斯-乌尔里希·韦勒(Hans-UlrichWehler)就认为,俾斯麦是“政治上的一股独特力量”(eine politische 

  Potenz sui generis),“连他这个不相信‘男人创造历史’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如果没有俾斯麦,德国历史将从根本上被改写:在叙述历史时,这是一种常见的假设,或者说至少是一种暗示,而绝不只出现在有关“铁血宰相”的传记中。 

  然而,这种假设或暗示几乎总是存在,而且历史文学作家在这方面表现得更加大胆。纵然他们智力超群,也许也最富有想象力,但是其中对俾斯麦时代最有意思的反事实猜想,却非作家卡尔·阿莫瑞(Carl Amery)的作品莫属。在他的流浪汉小说《在莱尔马克的炮火中》(An den Feuern der Leyermark)里,赢得1866年普奥战争的并不是俾斯麦领导下的普鲁士,而是极其出人意料的“候补队员”——巴伐利亚王国。在他风趣的笔下,一名弗兰肯官员在慕尼黑国防部为了破坏巴伐利亚王部署,于是在战争准备阶段从美国西部招募了500名暴徒。 

  这些人在普军于克尼格雷茨战役中战胜奥军后,切断了普军的补给线。事实上,普军当时驻扎在波希米亚地区,其补给路线途经易北河畔萨克森的巴特尚道(Bad Schandau)地区。不过这片砂岩质地的山脉还给了卡尔·梅(Karl May)创作狂野西部故事的灵感:装备最先进速射机枪的美洲皮草猎人和印第安人在这里消灭了霍亨索伦王朝的精锐部队。 

  战败的普鲁士和它突然被边缘化的首相俾斯麦迫于无奈,不得不将正处于暴乱中的莱茵省割让给了一个由巴伐利亚王国领导的南德意志联盟。此外,阿莫瑞还让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Napoleon III)在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领导的一次人民起义中被赶下台。在他的笔下,疯狂热爱艺术的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Ludwig II)和他的作曲家好友理查德·瓦格纳(Richard Wagner)也没什么好下场——他们被埋在了坍塌的舞台下面。它是路德维希二世用普鲁士的战争赔款在基夫豪塞尔(Kyffh¨auser)山中所建,坍塌时台上正进行着瓦格纳著名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的首演。在他的浮想联翩下,巴伐利亚王国、法国和易北河以西的德意志各邦国变成了实行共产主义合作式社会制度的共和国。这些共和国又和瑞士联合起来,最终成立了“中欧联邦”。在阿莫瑞这部反事实文学作品的结尾,“由铁与血凝结成的”德意志帝国被一种实行草根民主制度的反资本主义欧洲联盟形式所取代。而俾斯麦也如卡尔·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掉进了历史的粪堆。